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xmmfy的博客

人生就像一列从起点开往终点的火车,我们都是过客...

 
 
 

日志

 
 

好人有好报【原创】  

2010-02-03 22:36:15|  分类: 世间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今天是我很值得庆幸和万分开心的日子,因为在当今社会,人们都感叹:事风日下,人与人之间相处,善良和真诚品质都快丧失殆尽。而我下面要给大家讲诉的是我亲身经历的两件事,我一直坚信世间好人还是挺多的,我说的好人:是具备公德标准意义上的大好人——正直、善良、真诚、有爱心、乐意助人等。我想这样的人就在你我身边,尽管十分普通,但真值得大家传颂。呵!顺便说一下,我也可以算作是他们中的一份子,愿天下的好人一生平安,好人定会有好报!

                                                           一、   惊魂未定

   我的“坐骑”已经被檫挂有些日子了,但由于近段时间我忙于东奔西跑,一直都没时间去修复。今天上午我决定把它送去名为:“互帮4S店”的地方去修理。

   我在这个4S店修车已有几年了,这次我还是照往常一样,先打电话问以往为我修车的那个姓彭的小伙子有没在店里上班。打通电话后,他告诉我说是现在他没在店里,在外办事,一会才回店里。我问他在哪儿,他告诉了我,正好他所在的地方是我驱车要路过的附近,于是我决定顺路接他一块回修理店。到了之后才知他在一个他朋友开的修车店办事。他看了我的车的状况后对我说:X姐,就在我朋友这里修吧,用不着到4S店去,费用还能少一点。因为我以前一直是他在为我修车,我挺信任他,所以我就欣然同意了。我把车钥匙交给他们之后就赶回单位继续上班。

   上午一直在忙,完全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事。等到中午吃过饭休息之后下午又上班时,我才突然想起:我上午把车交给他们时,没有向他们索要任何凭据,要是小彭跟他朋友对我的车起了“歹心”,我的“坐骑”岂不白白的就没了。想到这,我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上,心砰砰的乱跳。我请了假,以最快的速度赶往4S店找小彭。

   一路上我心里在想他现在是否现在还在4S店上班?(因为我有好一段时间没去过店里了)他要没在那里,我又该怎么办?...

   我赶到4S店里后,火速直奔修理车间,还好我一眼就看见小彭正在忙着修车,于是我悬在半空中的心当时就放下了一半。我直径走到他面前告诉他,让他陪我去他朋友那儿索要票据,说话时我尽量显得不紧张,同时我对他讲出了我的担心。他对我说:好,X姐,没事的,你放心!我这个朋友是可靠的,一会我马上陪你去。

   我跟他一同赶往他那个朋友处,我首先用眼光寻找我的“坐骑”,看到它安静的停放在那里,我这才彻底放下了我悬着的那颗心。我拿了票据之后,心里感到我今天真是万分的庆幸啊!我可真是遇到了好人!其实我跟小彭并无深交,甚至可以说对他根本不了解。只是我常去修车,这样一来二往的那点交情;因为他修车技术好,做事很认真,对他的印象挺不错的,仅此而已。就凭这,我就那么轻易的把我的“坐骑”交给了他们,就赌在了对他的信任上。我很万幸,我确实遇上了好人!假设如果不是他,或许换了是别人,遇上了坏人,今天也许就是我最倒霉的日子!我真是不敢想象其后果...

                         二、虚惊一场

   这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

   在1989年新年元旦的那几天,我约上我的一个要好的女朋友,去成都峨嵋山看雪景。我们俩兴致勃勃的准备了"炮筒水壶"(当时还比较时髦的旅行水壶),她从朋友那里借来在当时算是比较好的日本产的雅西卡相机,我们自己还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毛衣等一大包的物品,踏上了去成都峨嵋山的旅程。

   由于出门不久,我那个朋友身体有些不适,到达峨嵋山脚,我们从报国寺开始爬山时,我为了减轻她的负担,就把我们带的所有物品全背在自己的身上。

   从报国寺到大本营雷洞坪有半天的路程,我们走着走着,大概走了有一大半的路程,我就觉得背在身上所背得东西越来越重了,我喘着粗气一直硬撑着,可是也渐渐的觉得有些体力不支。正在这时侯,从我们身后赶上来一个小伙子,他自称是山要上的大本营雷洞坪悦来旅馆的伙计,天快黑了,问我们要不要上去后住旅店,并且叫我们住在他们旅馆里。他对我们说:要是我们住在他们旅馆里,就可以免费帮我们拿所有的行李。我们俩听他这一说简直喜出望外,几乎同时马上说道:好呀,我们就住你们店。接着,我们只问了他的姓名和他店里的电话(那是没有名片这东西),就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交给他,除了我们身上所带的钱,都让他先拿走了。等他从我们的视线中完全消失后,突然我们俩才意识到,也许我们有可能被他欺骗。谁知道他是不是悦来旅馆的伙计?他告诉我们的电话是否是真的?,我们都无从知道(因为在那个年代只有少数的有钱人才有手机,一般大多数的人只有BB机,我们根本无法对他说的情况进行核实)。

   要知道,当时他拿走我们的那些物品,单是那个相机(大概得要一千多块钱),得花我们近一年的工资收入才能买得起,还得不吃不喝。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了,我们也没办法,所以就难得去多想,万事只有等我们到达雷洞坪再说。

   没过多久,天黑得都伸手看不见五指了,我们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山里的黑夜真是叫人心里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打着手电筒,能看见的只有我们面前很短的一段路,我们走起路来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幸好当时有一两个当地的赶路人和其他的游客五六个人与我们同行,大家都默默的、小心翼翼的跟个那两个人赶着路。终于等我们摸黑到达雷洞坪悦来旅馆时,那个帮我们拿行李的小伙子果真早早地站在他们的旅馆门口等我们了,然后把我们的东西如数交还给我们,就又领我们去了他们为我们安排的房间。我们俩这时真是有说不出的感激之情,似乎已经找不出用什么字眼来表达此时的心情,只是一个劲的傻傻乎乎的对他说:你真好!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吃过晚饭后,我们俩回到房间休息聊天时,都深深的感叹道:我们可真是有福之人啊!遇见的这么好的人,这世上好人还真是不少!都共同祝愿天下的好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